菠萝蜜app下载地址链接入口

潘龙到了绥山县之后,并没第一时间直奔任家,而是先找了个客栈,吃了顿饭,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衣服。

顺便,也打听了一下如今的时日。

他在山中修炼多时,只记得今年是哪一年,看得出来现在的大致季节,至于几月几号这种事,他真的不记得。

问了一下,他才知道,如今乃是帝壬辰十七年四月十七。

算算时间,他也已经十九岁了。

“自从我十六岁离家,一转眼,竟然已经过了三年!”

潘龙感叹了一番,来到了任府。

看门的依旧是陈伯,三年时间似乎对这位老人没什么影响。他看到潘龙出现,忍不住笑了起来。

“龙少爷,你可比上次见面的时候长高长壮了,更像一个男子汉了!”他高兴地说。

潘龙也笑了:“陈伯可是一点都不见老啊,我看您大概修炼有成,要踏入真人境界了吧?”

“哪有那么容易,少清秘典虽然勇猛精进,可终究也还是要一步一步往前走的。我年轻时候受过伤,损了根基。能不能在气血枯竭之前将根基补足,乃至于踏破玄关,冲开十二重楼,任老前辈都说不准。”

“但我觉得您一定可以!”

湖边的长发清纯美女

“那就借你的吉言了。”

二人边说边走,先去拜见了外公,然后潘龙就熟门熟路地前往自己上次居住的小院。

才来到小院门口,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院子里面打拳。

那人的拳法犹如电影慢镜头一般慢吞吞拖拖拉拉,手脚之间的架子却拉得极大,整个身体完舒展开来,明明是缓慢的动作,却别有一种飘逸洒脱的韵味。

而潘龙注意到的,则是这人的身份。

“老爹?!你怎么来了?”他失声惊呼。

潘雷停下拳法,笑了一笑,说:“你这混小子都记得来接母亲出关,我又怎么会不记得?难道丈夫关心妻子,还会不如儿子关心母亲么?”

潘龙顿时被噎住,叹道:“老爹,你怎么一张嘴就是要跟人吵架啊?我没得罪你吧。”

潘雷叹道:“我苦练几年,本拟武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隐约有修成先天身异的兆头,很是满意。结果遇到了三年不见的儿子,发现这小子竟然也已经成了先天高手,而且甚至已经修成了气异和身异……你说,我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你?”

“……你是嫉妒了?”

“没错,嫉妒得要命!”潘雷走过来,一拳头锤在他的胸口,“臭小子!三年不见,身板长了一截不说,功夫简直涨得没边了。老爹我很嫉妒你啊!”

父子俩相顾大笑。

笑过之后,潘雷就拖着儿子出去喝酒。

“我才到家,难道不应该先休息休息吗?”

“北地男人喝酒就是休息。”

“……你以前可没这么跟我说过!”

“那时候你年纪还小,现在你都快二十岁了,长大了。”

“十六岁也不算小了吧……”

“那不同的!”潘雷连连摇头,“当时你不过是个小鸡儿,老子我翅膀一展就能把你罩住。现在你已经是大鹏雕了,要是你自己都罩不住,那老子我想要帮忙,也不过是白送而已……对男人来说,能够扛得住风雨、撑得起恩怨,就算是长大了。”

听了他的话,潘龙忍不住想起了韩风的事情,不由得叹了口气。

“老爹,阿风他……”

“我已经知道了。”潘雷脸上的笑容也敛了起来,“人入江湖,犹如兵上战场。扬名立万,犹如建功立业。一个人要成名,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倒下。小风他……只是运气不好罢了。”

“如果我们当时能够更加细心一点,或者更加心狠一些……”潘龙低头说,“再或者,我能够更强一点……”

“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我们只能吸取教训。”潘雷拍拍儿子的肩膀,“阿龙,你已经是先天高手,在这江湖上也算是一号人物了。眼光要向前看,不能总想着过去。”

“你不是喜欢看文超公的书吗,记得他在‘铁血孤儿传’最后是怎么说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会是徒劳的,只要我们不停下来,前面就会有路!”潘雷说,“我记得没错吧?这一段我也很喜欢的。”

潘龙点头,那一段是战争孤儿们不顾一切去刺杀暴君之前,在最后出发的时候互相勉励的话。

那本书到这里就戛然而止,刺杀的过程,成功与否,都没有讲。在文超公的各个作品里面,像这种在结尾处留白的情况也不少,每一本都引起了不少争论。

潘龙自然也看过那本书,知道这段话的出处,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二人并肩而行,来到酒馆,等到酒菜上桌,潘龙才忍不住问:“老爹,仙人是否有起死

回生的手段?”

“大概有吧。可就算起死回生,也只能在死后不久施展,我可没听说过哪个仙人能把死了几年甚至几十年几百年的人给复活的。”

“西行记里面不就有……”

“那故事里面,被淹死的国王尸体一直被龙神保护着,魂魄也得到保护,严格来说他根本没死透啊。”

“阿风的尸体,我也一直很好地保护着。”

“可你到哪里去寻找他的魂魄?”

潘龙无法回答。

“儿子,人要向前看啊!想要挽回过去的遗憾,这当然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知道,人的力量是有极限的,就算超越凡人之上,修得长生不死,终究也还是世间芸芸众生的一份子,终究会人力有时而穷啊!”

他见潘龙依然没有释怀,叹了口气,说:“你知道当年紫云宫六仙子和左手剑金彪的那一战吗?”

“当然知道。”

“那一战,紫云宫六位高手出手偷袭在先,金彪的三个朋友当场就死了。”潘雷的脸色有些阴沉,话音也有些沙哑,“那三个朋友跟他一起闯荡了好多回,还救过他的命。大家约好了,等将来大家都老了,就金盆洗手,去南方买几个靠在一起的庄园,一起晒太阳、带孩子……”

潘龙看着他那阴郁的神情,忍不住叹了口气。

“江湖就是这样,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与其为过去的事情郁闷,不如努力把将来的事情做好。帝甲子有云‘如果错过太阳时你在流泪,那你也会错过群星’……悲伤和怀念不能解决问题,只会让你更加软弱。”

“如果我都不怀念了,那死掉的人,就真的永远逝去了。”

“在这世界上,有谁能够不逝去呢?”

父子俩相对无言。

最后,潘龙喝完了一大坛烈酒,狠狠地说:“我一定要修得长生!只要我不死去,只要我不忘记,那些死去的人就不会真的逝去!”

“虽然理由不怎么样,但如果你能做得成,这理由想必也会成为后世的美谈吧。”潘雷笑着说,“老爹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等你成仙之后,记得也帮老爹我把故事流传流传。”

“……别说丧气话,谁说你成不了仙?”

“我们一家三口都是先天高手,已经很厉害了,还要都成仙?儿子你太贪心啦!”

“贪心点,不可以吗?难道家成仙,还能比咱们家那个祖传的目标更难?”

“你这话还真是有几分说服力……”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